朱无视脸容肃穆,有着金铁般的坚毅,仿佛泰山崩于前也不能令他颜色稍改,双眸漆黑幽深,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起伏。

  他的步履更是沉稳有力,每一步踏出,似龙行,若虎步,自然而然就伴随着一种难言的威严气度,让人情不自禁的心生敬畏。

  一名内侍躬着身子,低着脑袋,如履薄冰的在前引路,穿行于殿宇宫台之间。

  朱无视面无表情,心头却有丝丝缕缕的杂念浮起,即使以他的定力,亦难以抑制下去。

  原因无他。

  段天涯,上官海棠,归海一刀这三个麾下最为得力的密探,已然带回了他那位‘老朋友’的消息。

  古三通疑似身死,遗体葬于京郊山野。

  关于古三通和朱无视之间的恩怨纠葛,是是非非,只怕是几十万言也水不完,那也就不用水了。

  总体而言,朱无视扮演的角色很不光彩,属于必须要掩盖的黑历史,干儿子知道都得杀人灭口那种。

  假如古三通一死百了,万事俱休,或许朱无视还有心情去他坟头缅怀情谊,述说当年旧事,顺便聊聊素心,让古三通黄泉路上安心,素心他会仔细照顾,勿虑也!

  可惜的是,古三通死得并不干净。

  三大密探同样禀告了当今皇帝亲妹云罗郡主可能承继了古三通衣钵。

  区区一个云罗,朱无视固然不至于如临大敌,但毕竟是古三通留下的后手,也未必没可能成为隐患,这就让人很不愉悦了。

  只是未等朱无视另派秘谍前去确认消息真伪,就有宫中来人传达皇帝口谕,召他入宫面圣。

  这时已经抵足武英殿前,那内侍立时驻足不动,恭谨道:“神侯,陛下就在里面。”

  朱无视一言不发,收敛心绪,缓步踏入殿中。

  金殿烛火辉煌,宝气流光,朱无视眼睛微眯,一眼瞥见小皇帝安居上首,闲适的翻阅着一册书卷,另有曹正淳躬身垂手立在下侧,此时听闻动静,微微转动着脖子,笑眯眯的打量过来。

  朱无视脚步不停,神容安定,眼底却微有一缕阴霾。

  前番他夜探东厂天牢,反遭了曹正淳算计,虽则凭着一身近乎无人能及的雄浑功力硬抗爆炸冲击,只是受了点轻伤,却也是自与古三通一战后的少有“挫败”了!

  “臣朱无视参见圣上。”

  朱无视按着君臣礼仪,丝毫不逾矩,恭恭敬敬的参拜。

  “神侯不必多礼。”御座上的王动也未起身,随意摆手道:“今次召你和曹公公前来,主要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二人操办~~~。”

  朱无视又是微不可察的一皱眉,小皇帝对待他的态度过于散漫了,与以往不符。

  小皇帝绝非昏聩无能之辈,朱无视很清楚他这个侄子颇有心机,甚至隐约察觉出了他的野心,表面上看似对他信重有加,一边却提拔曹正淳掌权与他在朝堂上角力,企图坐收渔利。

  不过朱无视手段更为老辣,乐得借曹正淳之手铲除异己,聚拢党羽,护龙山庄势力日益膨胀。

  暗地里,朱无视更是将触须伸到了军队,掌握了诸多将领的把柄,纵然是此时发难,朱无视也有着八成把握功成。

  之所以隐忍不发,无非是为了做到十全十美,更不想让自己苦心经营的仁义形象受损。

  最好的结果自然是皇帝失德,民怨沸腾,“主动”禅位。

  这些年曹正淳名声愈发臭不可闻,无论庙堂,民间皆被视为奸佞,动辄以阉狗呼之,除了文官宣扬之外,也少不了护龙山庄密探的推波助澜。

  毕竟东厂,锦衣卫皆为天子鹰犬,那些怨愤落到皇帝身上也不算冤。

  莫非是从古三通身上得了什么后手,故而让小皇帝有了与他相抗的底气?朱无视念头闪过,面上依旧恭谨:“但凭圣上吩咐。”

  “曹公公,你说给神侯听罢。”

  王动转向曹正淳,吩咐道。

  于是曹正淳笑眯眯将天山之巅,举办武林大会,定鼎‘天下第一,武林盟主’的事情讲述出来,话音未落,朱无视已是勃然变色,怒声道:“曹正淳,是否是你这奸佞小人蛊惑了陛下?如此荒唐之事,简直,简直~~~。”

  他似是气极,又朝王动道:“皇上,此事还请作罢,江湖中人素来是目无法度,兼之藏龙卧虎,若真出了什么武林盟主,予我大明而言绝非幸事啊。”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