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太可惜了!此女出自千香楼,而且不在十大花魁之列,可这遮遮掩掩,若不是故作神秘的话,此女来历非凡啊!”

    冥瑶由始至终都未曾取下面纱,原本在场有好几名五阶鬼仙都在观注着她,可是得知她竟然也是出自千香楼。

    不由得打起退堂鼓。

    冥瑶出自千香楼,而且不在千香楼十大花魁之列,不管是谁,以前可都未曾见过她,只要不傻,自然能猜到,冥瑶绝非普通的千香楼女子可比。

    其来历,必然会让不少五阶鬼仙为之忌惮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跳得真好!”

    “她到底是谁?以前我在千香楼怎么都没有见过她。”

    “嘘!不该问的,最好别问!”

    即便是千香楼的十大花魁,也不一定见过冥瑶,自然对她的身份无比好奇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冥瑶一舞,获得全场掌声,不少鬼修为她这一舞,都差一点忍不住站起来,为其助威。只不过花魁大赛有其规矩,前来观赏者。

    除了五阶鬼仙以外,其它皆不得站立,否则便会被请出场外。而五阶鬼仙若是站起来,却是表示有意愿护其花。

    “好!姑娘跳得好!在下,金不缘,目前地榜排名四十三位!只要姑娘取下面纱,无论美与丑,在下皆为姑娘一战!”

    冥瑶刚一停下,场中一名五阶鬼仙便迫不急待站了起来。不过他却是有要求的。不过这个要求也不过分。

    如同冥瑶这般前来参加花魁大赛,但却一直蒙着脸,却是前所未有。

    金不缘忍不住好奇心,这才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只要你取下面纱,在下也愿为你助力!”

    又有一名五阶鬼仙跟着起哄。这让冥瑶有一些不喜,只是她蒙着面纱,其它鬼修皆看不出她的表情罢了。

    她看向凌云所在的方向,那眼神似乎在期待他站起来解围。

    可是凌云听到金不缘在迫使冥瑶取下面纱,自然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“对啊,取面纱,取面纱。”

    “取面纱”

    “取面纱!”

    好奇的不止金不缘一个,全场的鬼修都跟着喊了起来,就连那些没有站起来的五阶鬼仙,也跟着起哄。让冥瑶差一点脱鞋砸过去的是,连凌云那货也在跟着喊。

    她后悔,昨天她就应该先打他一顿。

    “姑娘!花魁大赛虽然未曾规定参与女子不得戴面纱,但你看,大众的心声,咳,姑娘是不是满足一下大伙的好奇心。”

    袁力同样也是对冥瑶长相大感好奇,所以嘛!

    他相信不止是他,只怕就连他们魁爷,也想看看冥瑶的庐山真面目。

    “姑娘,取下面纱吧,就凭你刚才那一舞,即便你再丑又何妨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那怕你脸瘫一半,只要你不嫌弃我,我也想娶你!”

    “我呸!你想梦去吧!姑娘,你就算面目全非,我也要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场有几名不要脸的鬼修,抢着说道。冥瑶虽然蒙着脸,可是看起来很超凡脱俗,特别是那眼神更是魅力无限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她面瘫的,凭此也会有鬼修愿意娶她为妻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看、金不缘鬼尊已经表示,只要你取下面纱,不管美丑!他都愿为你一战,你的意思呢!”

    袁力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此时虽有两名五阶鬼仙为冥瑶而站起来,可是他们的要求放在那里,要是冥瑶不愿意取下面纱,那他们自然不会助她。

    没有助力,冥瑶可就等于落选。

    “若胜,我便取下!”

    冥瑶一直看着凌云的方向。她知道凌云也想看她的真面目,所以这句话是对凌云说的。

    “噗嗤,作死啊!她不愿意取下面纱,根本没有鬼尊愿意为她出手,还胜!不知所谓!”

    “这是自命清高啊!”

    因为冥瑶一直截着面纱,其它准花魁自然对她有所不满。谁让大家都是女的,一起来参加这花魁,凭什么你戴面纱就可以来参加呢。

    大家的脸都没遮掩,你遮住,是不是想凸显自己比她们高贵,比她们漂亮。

    “自命清高,十足的剑货!老娘什么都摆了,可都落选,她什么也不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