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喜自然就是悲,对于赤青子和常道子来说,秦离的出现就是喜,但对于苦行派的另外一些人来讲,秦离的出现就是一种悲剧,他们苦心经营策划了这么久的计谋,马上就要因为的出现,而功亏一篑了,这是他们所不允许的存在!

    这天上午,秦离正在屋内修炼,门外便响起了敲门声,他睁开双眼,打开房门,一位陌生的长老出现在了眼前,这长老看上去年纪和赤青子有一拼,胡须和眉毛都已经变成了银白色,满脸皱纹,笑吟吟的站在了秦离面前。

    “您是……”秦离狐疑了一声,看着老者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啊秦离,我是苦行派的长老,我叫白黑子,是上任掌门赤青子的师弟,也是你外公的师叔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师叔公,秦离有礼了,师叔公,请进来坐吧。”秦离礼貌的抱拳拜了一下,随后便和白黑子进入了房间内。

    落座之后,秦离为黑白子倒了杯茶水,笑着问道:“不知道师叔公来找小子,有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吩咐谈不上,只是你最近名声大噪,我也想来看看你,如今见到了,比起传闻之中的更加英俊帅气,落落大方,倒是有强者之姿。”

    “师叔公廖赞了。”秦离无奈的一笑,抬头看着白黑子,倒是他轻咳一声,说道:“秦离,你有没有想过,做了掌门之后,要做什么事情呢?”

    “掌门?”秦离很奇怪,他自己现在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可以获得比赛的胜利,剩下的比赛成员,可都是数一数二的高手,想要赢得比赛,坐上苦行派掌门之位,现在说话还为时尚早。

    “秦离不曾想过,那么多高手呢,秦离不敢妄自菲薄。”秦离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倒是谦虚。”白黑子微微一笑,继续问道:“对了,我听说,你的父母已经过世了,是因为常道子对吧?”

    白黑子是常道子的师叔,知道这些事情也无可厚非,秦离倒是奇怪,这个白黑子为什么会来说这些事情,他百思不得其解,最后只能定论,这个白黑子,恐怕就是对苦行派目的不纯的家伙,当然,也只有这样的身份和地位,才可以撼动赤青子了。

    “师叔公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呢。”秦离皮笑肉不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白黑子摇了摇头,说:“不是我消息灵通,而是当年这件事情,我也在场,当年门派的规矩还没有改变,你的父母着实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白黑子看到秦离捏紧了拳头,立刻笑了一下说:“好了,陈年旧事就不说了,也都过去了,秦离啊,师兄破例让你成为了苦行派的弟子,比赛上你可要加油,我也会支持你的,到时候坐上了掌门之位,可要好好带领门派发展下去了,好了,我也不留了,先走一步,今天过来也只是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说完,白黑子站了起来,秦离跟着将他送出了房间,看着他离开之后,才坐回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这个白黑子,很明显就是目的不纯,门派的事情也不是小事,他很想找师祖问问具体情况,可是眼下,秦离根本就是个苦行派的普通弟子,若是打听太多这样的事情,倒是会让人觉得这此的比赛,获胜人员已经是内定的了,所以也就此打住,暂时不做任何举动。

    知道中午时候,秦离去食堂吃饭,看到了无妄,虽然不能去问师祖门派的事情,但无妄这边询问一下,倒是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“无妄师兄。”两人前后走着,秦离叫了一声,赶在了无妄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是秦离师弟啊,我还以为你已经不在这里,去了亲传区域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不也是一样么,师兄可是亲传弟子,居然还在这里的食堂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亲传区域的食堂被那些大佬们占据了,我们这些亲传弟子也只能来到这边吃饭了,对了秦离,你准备的怎样了,我听师傅说,明天看儿就要开始最后的比赛了,十名晋级的参赛选手要去亲传区域的擂台上比赛呢。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。”秦离淡然的点了点头,环顾了一下四周,没见到有人注意自己,这才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师兄,我有一些问题想要请教你,去我那里坐坐吧?”

    无妄先是一愣一下,也没有拒绝,点头跟着秦离一同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住处之后,秦离这才问出了自己疑惑的问题,无妄对此也没有任何隐瞒,直言不讳,如秦离所料到的一样,白黑子真的不是好人,他就是一直在背后对苦行派耍阴招的人。

    “白黑子有一名徒弟,叫做安康,他也是我们苦行派的首席弟子,实力超群,此番也在晋级的人员之中,就算比起那些氏族和门派,他的实力也在中上游的水平,所以比赛若是遇到他,你可要小心一些,如果被他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